受不鸟了

刘可忆:

大白天,我坐着,花花就从裤腿一路向上爬到我脖子处然后招呼不打的一屁股坐在那睡着了。它真的有把我当成一个可以自由移动的主人而非一个固定的略带热度的皮沙发么?

评论
热度(236)
  1. 钟篱毓秀瓦力 转载了此图片

© mcobeli | Powered by LOFTER